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教改之問⑤|職業教育迎來春天,自身活力如何激發

2020年01月08日 10:27  点击:[]

“有老領導問我職成司司長好不好做,我回答第一句話是職成司司長太好做了,第二句話是職成司司長太難做了。”一周前,在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2019年學術年會上,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在發表講話時如此說。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對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以及推動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力度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這是陳子季認爲“好做”的原因之一。

2019年,在職業教育領域,頂層設計出台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職教20條),職業教育法也迎來首次大修,從立法和政策層面,將職業教育定性爲具有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的類型教育。

但事實上,陳子季指出,不論是在過去的制度設計上還是社會觀念中,職業教育都比普通教育矮了一截,是次等教育,這也是“職成司”工作不好做的原因之一。

今年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4月3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目前,據陳子季透露,在各省的努力下,已經超額完成目標招了111萬人。“高職擴招對我們職業教育來說,量變必然導致質變,會倒逼職業教育在招生模式、教學模式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改革創新。”

對于職業教育領域的人來說,在國家一系列政策利好爲職業教育發展和改革指明方向的當下,打破“唯學曆論”,改變職業教育爲“次等教育”的社會現實成爲重要使命。

職業教育面臨新挑戰

對于北京市求實職業學校校長吳少君來說,2019年是絕對特殊的一年,因爲通過“職教20條”及職業教育法的修訂,職業教育從國家層面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和定位。這樣的變化,對于深耕職業教育領域30余年的吳少君來說,甚是欣慰。

20世紀80年代,吳少君進入北京勁松職業高中讀書的時候,普通高中教育尚未普及,大學也沒有擴招,那時候的職業教育,在很多家長眼中是絕對的“香饽饽”,通過職業教育掌握一技之長比什麽都重要,社會上並無職業教育低人一等的觀念。從進入勁松職高,畢業做留校生,到勁松職高黨總支書記,再到求實學校的校長,吳少君經曆了北京職業教育的初創期、鼎盛期、轉型期等全部曆程。

20世紀90年代初高校開始擴招之後,職業教育的發展受到了一定沖擊。但從始至終,吳少君從未認爲職業教育低人一等,“很多職業的發展,都需要有啓蒙教育,有黃金培養期,甚至需要童子功。所以,在中學階段選擇一個職業發展方向是需要重視的事情。”這一觀點在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征求意見稿中也有所體現,征求意見稿提到要推動中小學開展職業啓蒙教育。

“職教20條”指出,職業教育是一種類型教育,“類型不是‘另類’,我們的社會發展過程中,總是要有人去從事專業技能型強的工作,有人要從事研究性強、需要具有創新實踐能力的工作,這是社會分工不同,無關高低貴賤。”吳少君說,從近幾年很多企業出現的用工荒現象來看,也折射出培養職業教育人才的迫切需要,職業教育面臨很多挑戰。

“職業院校育人要遵循教育的規律性,培養全面發展人才,以及培養社會需求性,但目前來看,這兩難同時存在。”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院長丁金昌指出,我們目前市場上的現狀是有一部分人沒事做,而有一部分事沒人做,這實際上是公平與需求的矛盾,是類型結構性矛盾、層次結構性矛盾和專業結構性矛盾。原因則在于我們的産業發展很快,但教育發展慢。

在丁金昌看來,職業教育目前面臨著國家新戰略的挑戰,包括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國制造2025等戰略。比如,對互聯網技術在各領域多種多樣的形式和發展的認識在職業教育中有沒有更新,“智能化時代要培養控制機器、掌握新技術的技術型人才和複合型人才,這是當下很多職業院校面臨的新挑戰。”

吳少君告訴記者,爲應對市場行業的變化,今年求實職業學校新增設三個專業方向,其一是在民航專業集群結合人臉識別、大數據分析技術發展裏增設“智慧機場運行方向”,培養機場運行人才;其二是金融商貿專業群圍繞數字經濟移動商務發展開設“數據分析服務”方向;此外,學前教育回應《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增加學前教育專業“早期教育”方向。

但令吳少君擔憂的是,職業院校辦學必須要緊盯市場需求,適應市場變化,不斷調整和優化專業設置和課程,提前儲備師資力量,增設新專業,改造老專業。但新專業(方向)的開發與建設,受技術發展的影響,從國家層面還缺乏職業教育統一的專業標准,相同專業不同學校人才培養規格差異很大。基本上都是職業院校根據企業、行業發展自己去研究、制定標准,所以在人才培養的規格、標准、水平上參差不齊,“這也是職業教育在社會上認可度低的一個重要原因。”

吳少君還表示,而要做到這一點,離不開跟企業、行業的深度融合。但過去多年,職業院校發展參差不齊,源于校企合作、産教融合沒有做實。

丁金昌分析,這是源于在專業設計上的需求導向不合理,學校不能培養企業所需求的人才。如何讓職業教育真正地“活起來”是職業教育領域聚焦的重點難點。

産教融合激發職業教育活力

激發全社會共建職業教育體系的活力,政府和學校方面都面臨諸多考驗。國家教育行政學院教育行政教研部副研究員李虔、國家教育行政學院進修部主任從春俠等曾對來自全國26個省的142位地方教育局長進行問卷調研。結果顯示,目前不少地方的中等職業教育欠賬較多,中職學校在基礎能力建設、管理體制和管理規範、校企合作等方面都存在重重困難。

調研中,有局長提出,政府既是中等職業教育的監管者也是需求方,在推動中等職業教育健康可持續發展方面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但是,當前發展中等職業教育,更有效的做法是擴大中職學校的辦學自主權,對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系統進行全面改革。“其下,最爲重要的是下放課程和專業設置權限,使學校能夠注重與産業界合作,因地制宜地開設職業培訓課程,加強勞動力市場信息引導、就業指導,集中力量培養應用型技能人才。”

近兩年,國家在産教融合上出台了《關于深化産教融合的若幹意見》。並且開始試點布局50個左右産教融合城市,根據《國家産教融合建設試點實施方案》,明確在全國建設培育1萬家以上的産教融合型企業,建立産教融合型企業制度和組合式激勵政策體系。

強化産業和教育政策牽引,允許符合條件的試點企業在崗職工以工學交替等方式接受高等職業教育,支持有條件的企業校企共招、聯合培養專業學位研究生。探索建立體現産教融合發展導向的教育評價體系,支持高職院校、應用型本科高校、“雙一流”建設高校等各類院校積極服務、深度融入區域和産業發展,推進産教融合創新。

對于如何探索産教融合,丁金昌認爲,當下學校和企業都要發揮自身作用,抓住政策,要認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合的概念,怎麽把産業的理念技術、資源融合到學校,怎麽把學校的科研成果和人才轉化給企業並帶來好處。“産業融合是方方面面的,包括人員的融合、制度的融合、文化的融合,最有效的路徑就是校企合作,校企合作是産教融合的具體性、微觀性的體現。”

遼甯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長高鴻指出,不同的企業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對産教融合的需求是不一樣的。我國的現狀是中小企業數量多,特別是服務類企業,如何照顧到這些企業和學校的産教融合,需要在實施路徑上進行分類對待。

要改變職業教育低層次的現狀,提升職業教育的吸引力,陳子季表示,未來要將職業教育轉換爲對經濟和各方面發展具有調動功能的教育、有廣泛需求的基礎教育。“未來除了要建立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並重的雙軌制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還要把工作重心提升到高質量上來,目前教育部正在研制職業教育提質培優的三年行動計劃。”

(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信息來源:澎湃新聞)

乐彩网17500_安全购彩
版權所有